“凉……”

谷易迷迷糊糊地抱怨道。亓明轩轻笑一声,恶劣地用指甲扣弄着小小的突起。

“嗯哼……哈……轻点儿……”

谷易皱起秀气的眉头,胸前又疼又痒,让他有些受不了。

“呵呵……这样喜欢吗?”

亓明轩把手伸出来,隔着围裙粗糙的布料,掌心朝下,转着圈儿摩挲起来。

“嗯啊……喜欢……”

乳首被粗糙的布料不停地擦过,带来一阵阵快感,谷易诚实地发出快乐的呻吟。

“另一边啊……摸摸……”

对比之下另一边被忽略的地方一阵空虚,谷易立刻不满地求欢。

“小骚货……自己摸。”

亓明轩拉过他的手放在左侧的胸前,大手带着他按了一会儿之后便松了手,谷易摸着摸着便得了趣味,不知不觉自己摸了起来。东方宇抬眸便看到如此一副骚浪的景象,再加上鼻尖不断传来香甜的骚味,干脆再次用舌头顶开娇花,快速地进进出出,先让谷易泄一次身,待会儿减轻些痛苦。

“嗯哼……不行的……好脏……东方宇不要……啊哈……好舒服……不行……啊啊啊……”

粗滑的舌头模拟着性交的姿势不停地在敏感的花穴里进进出出,花穴里的蜜汁也在不断地分泌,甜骚的淫水都被东方宇吞入口中。谷易因为羞耻所以想要拒绝,但是身体却是喜欢的,双腿不自觉地夹在东方宇的头上,恨不得让他更深入一些。受伤不自觉地更加用力揉弄起胸前的突起。亓明轩见状黑了黑眸子,拉过他空闲的小手放在了鼓起的下体上。谷易会意地帮他揉弄起来。

“啊哈……好爽……好快……太快了啊……呜呜呜……要尿了……出来啊……啊啊啊……”

谷易仰着头,感觉有什幺东西要在花穴里喷涌而出,蹬着腿儿想把东方宇赶出去。但是东方宇偏不出去,双手压住他乱动的双腿之后,舌头反而动的更加恐怖,谷易忍受不住,泄了如果└】..。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亓明轩看着湿漉漉的花穴只觉得浑身都燥热起来,但是接下来他还不能做什幺,只能牵着谷易无力的小手继续帮自己打飞机。

“啧啧……居然真的能潮喷。小美人儿,你真是天赋异禀啊。”

东方宇不由得感叹。俊美的脸上布满了点点淫靡的水光。他随手一擦,低头看着原本羞涩的小花已经淫靡地绽开了,两瓣花瓣也被淫水打湿了,看起来格外惹人采摘。

刚刚泄过的身子还很敏感,谷易有些疲惫地微闭着眼睛。泄过一次的花穴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便又不安分起来。

“嗯啊……好痒啊……好痒……”

谷易突然扭动着身体,双腿相互摩挲着想要解渴。

“小美人儿……哪里痒?”

东方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眼前的风景实在太美好。小美人儿毫不设防的用腿在他们面前自慰,完全没有了一开始的抗拒,小嘴里发出诱人犯罪的呻吟。

“里面好痒……你进来啊……”

谷易只觉得前面那个神秘的地方瘙痒难耐,里面湿漉漉的,好像有流不完的水。

“小美人儿,是你让我进来的。”

东方宇再次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他知道此刻的谷易肯定又被欲望控制了,没有理智可言,但是,这并不影响他想要他。

鲜红的围裙就像古时女子最贴身的肚兜一般半遮半掩地露出一半美景挡住一半地诱惑。东方宇早就硬挺的掏出肉具,单是听到谷易甜腻的呻吟他就能硬起来。

此时他有一种错觉,好像谷易就是他的新嫁娘,此刻穿着艳红的肚兜和他完成他们的新婚之夜一般。用力分开紧闭的双腿,龟头抵在了两瓣湿漉漉的花瓣中间。东方宇开始挺腰下沉。

“嗯哈……啊啊啊!疼……”

巨大的龟头慢慢抵开花穴之后,继续往里深入,谷易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刺痛自下体传来,惨叫一身,登时清醒过来。

“乖……就忍一下,待会儿就舒服了……”

东方宇差点儿被谷易的叫声吓萎了。有些心疼,但是身子已经破了一半,如果今天不破,等到那层膜修复好了,还是一场煎熬。东方宇狠狠心,用力下沉,龟头好像穿透了什幺东西之后,肉棒完全捅了进去,只觉得身下的人惨叫一身便没了声音。

“啊哈……好疼……出去……出去……啊啊啊啊啊!”

谷易缓了好半天才睁开眼睛,下面疼的厉害,好像硬生生被什幺劈开了一班,蹬着腿想把东方宇踢下去。但是只是稍稍一动就疼得受不了。

“呜呜呜……混蛋……”

谷易一撇嘴,边哭边骂。

“好了好了……我是混蛋……”

东方宇一边缓缓将肉棒往外抽,一边应和他。

“嘶啊……别……别动……让我缓缓……”

只是稍稍一动,谷易的眼里又积满了泪水。东方宇只好继续忍耐着。

“嗯哈……动一动……”

谷易缓了一会儿之后觉得没那幺疼了,升起一股痒意,也忘了自己之前不让人家动的事了,微微抬腰要求道。

“呵呵……”

亓明轩轻笑一声。小东西在床上倒是个十足的无赖啊。低头吻住那张耍赖皮的小嘴,大舌勾住香软的小舌一阵嬉戏。

东方宇忍得都快爆炸了,这会儿谷易终于开了口,便不管不管地将肉棒抽出来,又狠狠捅了进去。花穴里还在分泌着花液,使得穴口更加畅通。东方宇来来回回干了十几个回合之后才稍稍分神伸手去挑逗身下人的敏感点。

前面花穴比后面的菊穴水要多,东方宇每干一下都能带出不少淫水,交合处一片泥泞之声。大概是双性人的原因,穴口很小,阴道口也有些短,东方宇稍稍往里便碰到了子宫口,虽然东方宇诧异于谷易到底有没有子宫,但是第一次用前面可不能把人吓坏了,便不再深入,只是不断换着角度地在花穴里横冲直撞,直撞的身下的人除了呻吟尖叫再也不能思考其他。

“啊哈……慢点儿……嗯哈……唔唔唔……”

快感太过强烈,嘴唇却被堵住了,谷易唔唔唔地渴求着解放。

“呼呼……”

亓明轩吻够了才离开,非常满意地看着谷易红肿的嘴唇。

“嗯哼啊啊……好酸……要尿了……又要尿了……”

花穴内一股接着一股的淫水打在肉棒上,谷易只觉得下体酸的不像自己的,但是快感接踵而至,想拒绝,更想沉沦。

“噗嗤——噗嗤——”